愛尚小說網->玄幻->輪回一劍->章節

第三百一十章 可怕的世界

熱門推薦:神醫凰后透視醫圣超級兵王逆天邪神遮天絕世藥神人皇紀天下第九劍徒之路

“為什么我從來沒有在書中看到過?”楊凡自然有些驚訝,不管是在牧千華那里,還是在雷鳴學院中,他看過非常多關于陣法的書籍其中也包含了很多的古書,可就是從未看到過修羅之門這四個字出現。

楊凡在陣法一途上已經走出很遠,就算轉身都不一定能看到幾個人!

甚至可以說在黎昊蒼死的那一刻,如果單論陣法的殺傷力而言,他絕對是天元大陸上的第一人,就算是喬依依的父親都不行!

可是要說起對于一些大陸上的往事和陣法上的歷史他卻知道的并不全面,就像這個修羅之門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地方,他一概不知。

為什么黎昊蒼和地府妖人布的陣會連接到同一個地方呢?!

這是楊凡心中比較疑惑的問題。

黎昊蒼自然不可能是壞人!

“因為那個地方太危險,已經被禁止進入,甚至連提起都不行,它已經成為了一個禁忌!我對它的了解并不多,只是聽說過!”十四顯然只是聽說過,并不是太了解,所以人們將視線落在了司馬元青的身上,他祖父的年齡比北斗還要大很多www.wejtla.icu,自然知道很多人并不知道的事!

“修羅之門其實是一個可以連接傳送陣的坐標,在門后有一個非常可怕的世界!沒有人知道它是如何產生的,也沒有人知道它到底在什么地方,只知道那里是一個恐怖的大兇之地!在修羅之境中生活著很多強大的兇獸,也不知道是誰最先發現了那個世界的連接點,然后將它流傳于世,剛開始的時候所有的陣法大家都對那里十分感興趣,甚至將它當成了陣法世界中的絕殺法寶!因為只要制造一個傳送門連接到那里,便可以坑殺所有強者!”

“我也是聽祖父給我講起過,對于里面具體是怎樣的我也不了解,他只是說融魄境之下的人進去了只要有連接的坐標或是已經布置好的傳送門就可以再次出來,前提是你能活著不被里面的恐怖生物吃掉!但是只要到達了融魄境便只能進不能出,不管你是人還是妖又或是魔,不管你有多么強大都無法沖破那個世界的禁制!”

“還有這樣的地方存在?!確實可以利用它坑殺至強者!不知是誰發現了這樣的地方,又是為了什么不再使用呢?”楊凡無比的好奇。

“是從魔族中流傳出去的。”十四插了一句后便不在說話。

落雪看向十四,眼中若有所思,因為十四剛剛說的是‘出去’而不是‘進來’。

“一是因為修羅之門的經常使用讓里面的恐怖存在開始注意到了傳送門,它們想要借住那些門來到天元大陸,雖然融魄境以上的恐怖存在出不來,但卻是發生過一次災難,當有人在使用傳送門的時候有大批感知境的怪物跑了出來,殘殺了不少百姓引起了巨大的恐慌,它們和大陸上已知的妖獸都不一樣,實力非常恐怖,當時去了五位融魄境的強者才將它們屠殺干凈!”

“二是因為大陸上所有的強者都開始害怕那個地方,因為對他們來說那里更加可怕,在某一個夜晚所有知道那個坐標的陣法修行者被一夜間殺得精光!到現在也沒有人知道那次屠殺到底是出自人族之手還是妖族、魔族!反正在那之后便沒有人知道該如何建立修羅之門了,也沒有人敢在打開那道門!”

“竟然還有這樣的一段往事!竟然還有如此可怕的一個地方!看來這布陣的地府妖人定是那時候的幸存者!”

“陣法之事我們聽不懂,我就想知道如何才能從這里走出去!”身穿鎧甲背著巨大狼牙棒的男子走上前來,顯得有些不耐煩。

“破軍皇主的貼身護衛都來了,那破天元自然也在這里了!”張元武也湊了上來看著那身穿鎧甲的男子說到。

“不該說的少說,你以為自己那身肉能禁得住我幾棒!”

楊凡并沒有理會兩人,低頭沉思了片刻后看著司馬元青說到:“我有個想法,想要破掉這些鏡子就要先殺了那個首領,想要殺它就要進入那道修羅之門!”

“不行!”這話是喬依依喊出來的,她比誰都知道那里面的可怕。

“放心吧,我陪他進去。”十四笑著站到楊凡身邊,這樣有意思的地方他怎么可能不去。

不過他的出現倒是讓喬依依放心不少,十四是誰?那可是下一任魔君的候選人!

他師父是誰?那可是天武大陸上最善推演算計之人,更是這天下棋局的執棋者!

要說十四身上沒有強大到變態的護身法寶,喬依依那是打死都不信。

他知道楊凡的脾氣,既然要去那自然是和十四一起去最為安全!

“如何進?你們又不知道修羅之門的坐標!”司馬元青看著兩人問道。

“還需要司馬兄幫我,如果那首領再出來偷襲,我們想辦法將它拖住,在他開啟法陣逃走的那一刻,用你的陰陽大陣將傳送門維持住,讓它暫時不要閉合!然后我和十四進去將它斬殺,根據剛剛的判斷那首領的境界應該在感知境五重天的中階,我倆殺他不難!”

“你說的法子倒是可以行得通,但是強行打開修羅之門即便是用著陰陽混沌扇也只能維持五分鐘!你有把握嗎?”司馬元青神情凝重,他知道這件事并沒有楊凡說的那么簡單。

也許擊殺那名首領并不難,但是到了那里面會遇上什么樣的兇險誰都不知道,雖然理論上他可以用陰陽大陣暫時讓傳送門不閉合,但那也只是理論上,畢竟那些鏡子太過脆弱,如果力量控制不好稍有不慎便會一同炸裂,他們可不知道連接彼此的坐標,要是傳送門毀了,他們可就再也出不來了!

楊凡看著神色擔憂猶豫不定的喬依依,拍了拍她的肩膀笑著說道:“放心吧,我的陣法造詣你最了解,司馬兄你比我更加熟悉,十四就不用說了,說不定他不陪我進去我還不敢去呢,這樣吧你將那連接北斗皇宮傳送陣的銅鏡給我,我可以利用它布置一個傳送陣,我會將我的神魂之力灌入到其中,如果真有什么危險我可以及時傳送回來。”

“真的!好,拿去!”

司馬元青自然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楊凡接過喬依依的銅鏡將它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開始并指為劍刻畫起了玄妙的陣紋。

他只是為了能讓她放心,她的陣法修為也不弱,楊凡自然不能隨便刻個陣法打發她,他刻的確實是一個用來傳送的大陣,也是他這段時間閑來無事時一直在思考的大陣。

他想著兩人在搖光定居之后,便在搖光和天海村之間刻一個傳送陣,他想沒事的時候常回去看看那些曾經將他養大的村民們。

大約半炷香的功夫楊凡便在銅鏡周圍刻畫了上百條陣紋,隨后他將自己的一縷神魂埋在其中,才抬起頭看著喬依依笑了笑。

“好了,已經萬事俱備只欠東風了,就等那妖人首領出來了。”

雖然眾人有了計劃,但是那妖人首領卻是遲遲沒有出現,此刻它的手下已經全部被殺,就剩下它自己一人了,它變得異常小心,一個時辰過去了,不管人們是假裝閉上眼睛恢復力量,還是假裝內亂自相殘殺都沒能將它引出來。

“既然你不出來,那我就砸碎你的鏡子,我倒是要看看你有多少力量可以消耗!”楊凡說著讓眾人退到了遠處,他飛離人群開始揮舞著往生劍劈砍一面面的鏡片。

毒煙不斷的涌出眨眼間便在楊凡的周圍形成了一團綠色的云層,喬依依緊緊的攥著衣角,直到看見楊凡站在毒煙中沖著自己傻笑著擺了擺手才放下心來。

這種級別的毒煙顯然破不了楊凡的道體,但是他也沒有表現出來的那樣輕松,隨著毒煙的不斷增加他的皮膚開始變紅,一陣陣針扎般的疼痛感還是會傳到他的腦海中。

鏡子不斷破碎不斷凝聚,直到一個時辰之后楊凡的臉上露出了笑容,他可以感覺到鏡子凝聚的速度明顯比之前慢了一些。

發現異常的肯定不止楊凡一人,所以又有兩人加入到了打鏡子的行列中。

一人便是來自珍寶閣的單雪瑤,她的速度自然不如楊凡,她每打碎一面鏡子便會撒出一團紫色的粉末,毒煙和紫粉碰撞到一起便會生成一陣黑煙相互中和。

而另一人便是落雪,她將光明之力包裹在身體之外,毒煙遇之則融!

就在三人破鏡之時,妖人首領從遠處的一面鏡子中露出了一半身子,將從身體中涌出的強大雷電之力壓縮成一根雷矛對著楊凡擲去!

轟隆一聲雷鳴,雷光轉瞬及至!卻是劈在了突然出現在楊凡身后的一片黑夜之上,往生劍上發出一聲劍鳴斬碎了那道閃電!

妖人首領一擊即退,相隔這么遠楊凡根本沒有時間追擊。

但是楊凡沒有并不代表別人沒有,在首領出現的那一刻落雪便已經甩出了手中的魚竿,散發著光芒的魚鉤掛在了首領的身上跟著他進入到了鏡子里的世界中。

那根七彩魚線再次將兩個世界連接到了一起嗡嗡作響,傳送門上閃動著強光一時無法閉合!

落雪手腕一擰,光芒之力順著魚線盤旋而出,將那傳送門的光芒瞬間攪動的擴大了許多。

也就在這時司馬元青一步跨出,手中折扇上的‘陰陽’兩字再次飛出,陰陽太極圖在世間顯現圍繞在魚線周圍慢慢擴散,將那道光門撐開了一個直徑一米多的圓圈。

一股股強大、暴戾、血腥、恐怖的氣息從洞中涌出,讓眾人不由得背脊發涼后退了好幾米。

“走!”楊凡大喊一聲與十四化作流光直接飛進了那個可怕的世界當中,留給他們的時間并不多。

楊凡在進門之前便將自己的力量提升到了巔峰,往生劍上的寶石也已經凝聚成形,散發著一股可怕的鋒利之氣!

當兩人進入到那個傳說中的空間后,不禁被眼前的景象震驚到一時有些失神!

相鄰小說:大明至圣穿越之最強武松超級恐怖直播進擊的喪尸荒古神紀刀嘯蒼穹星原至尊校花的火影保鏢焚天路重生之商業大亨
国标麻将 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