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修真->玄天魔帝->章節

第二千七百二十五章天棺紀元!

熱門推薦:超級兵王劍徒之路天下第九遮天不滅龍帝絕世藥神三界紅包群逆天邪神神醫凰后至尊重生

天棺紀元!

那正是陳然要去的紀元。

這在戰魂大界都是極其有名的,整個紀元形狀都是巨棺模樣!

如此改變樣子的紀元,陳然也是第一次見到。

其中參雜的一絲初始紀元氣息,更是讓誠然感覺到不凡。

通過交流。

陳然也是知道張清,張明,張修郁三人來自天棺紀元,五王之一蒼霄王麾下。

紀元十界,小紀元眾多。

其中強大的紀元內永恒修士也是極多。

天棺紀元的永恒修士就是極多。

其中五王每人實力都在五重永恒之上,可謂是極為強大,麾下永恒修士也是極多,共同管治天棺紀元。

據說…五王代代相傳在守護,或鎮守著什么。

就連戰魂界主都有下令,外人不得破壞天棺紀元平衡!

所以在戰魂大界,天棺紀元也是名聲在外。

雙方相談甚歡。

張清,張明對陳然也是極為尊重,畢竟王小丫他們都喊陳然一絲師兄,讓他們覺得陳然是一個強者!

“我們是蒼霄王麾下修士,不知諸位想去哪里?”張清問。

“也去天棺紀元。”

張清眼睛一亮,道:“若是諸位愿意,倒是可以加入蒼霄王麾下,我們定會厚待你們。”

“我們聽小師兄的。”趙錘錘和趙矛矛道,至于王小丫已經抱著一塊肉在亂啃,哪有時間在這聊天。

“不知前輩意下如何?”張清希冀看向陳然。

陳然笑而不語。

張修郁看著,頓時挑眉,道:“我們蒼霄王一脈對于強者向來尊重,只要前輩夠強,什么要求都是可以提的。就是不知前輩是何等境界?”

此話一出,張清和張明臉色變了變。

這等話語,顯然極為失禮。

張修郁這般突兀的問話,是個強者都會不悅。

他們暗惱,覺得張修郁太過放肆。

不過下一刻,他們就是一呆。

“不曾入永恒。”陳然輕聲道。

“可是前輩身上……”張清眼眸亂顫。

“一只腳踏進去了。”陳然道。

張清恍然,眼中卻閃過一絲失望。

“失禮了。”她臉上也是露出歉意。

一只腳踏進去!

這代表著陳然入永恒其實是失敗了,不過卻是短暫的活了下來。

這種例子在紀元規則出現漏洞的如今,是會出現的!

“原來如此。”張修郁抱胸,不再多說,不過眼中卻是閃過一絲輕蔑。

待了會兒,他更是直接離去,選了一包廂。

似乎…他住在此地是理所當然。

“前輩,實在不好意思。我和張明是蒼霄王收養的孩子,是義子。而張修郁是親子,性格本就傲慢了些。”張清臉上有些尷尬。

陳然搖頭:“無妨,反正都要去天棺,便一起吧。”

如今的他心態越發平和,這些小摩擦陳然根本不會在意。

除非涉及底線,生死,陳然不會再出手了。

當然。

這也是說若陳然主動出手,那必然是有取死之由。

聊了一會兒,張清和張明也是離去。

他們受了重創,顯然需要靜養。

在得知陳然并未達到永恒,他們熱情稍減,但待人還是不錯,算是陳然所見永恒修士中脾氣算好的了。

“永恒修士,一路殺伐而上,脾氣好的的確沒幾個。不過這也側面說明,這等修行殺伐氣太重,無視生命繁衍……”

陳然看著世間百態,悟著紀元大道至理。

他相信,總有一日他會徹底明白規則為何物,又該如何取舍。

“小師兄,那人太囂張了,完全是狗眼看人低。”趙錘錘一臉不悅。

陳然摸摸他腦袋,笑道:“外人善惡且不去理,遵從本心做自己便好。”

時間流逝。

很快。

他們終于是來到了天棺紀元。

陳然站在龍舟前,看著前方紀元,眼眸忍不住一縮。

此刻的他已經感知不到初始紀元的氣息,畢竟如今的他已經不是當年硬抗十二紀元的存在,一身原道除了極少部分都被轟碎。

“這個紀元從不曾被人發現,其隱匿果然強大,要不是當年我將原道修到了極其恐怖的程度,又去過紀元古樹,也根本發現不了。”陳然低語。

只見前面。

一個紅色鐵棺模樣的紀元出現。

紀元四周一道道紅色霧氣翻涌,極其壯觀!

陳然隱約能看到,這鐵棺是封閉著的。

有人曾說鐵棺中葬著東西。

但紀元生滅下,天棺紀元破碎,里面要真有東西也該破碎了!

不過陳然也是驚奇。

因為紀元按規則是不會出現形狀的,此事很多界主都不知道,但窺視,抗衡過規則的陳然卻是明白。

不過這里既然變化成天棺,而且紀元生滅下依舊如此,證明是得到紀元規則承認的。

“連紀元規則都承認,看來其存在定然是有理由的,也在規定之內。”

陳然眼眸閃爍,一個個念頭閃過。

“要確認的事情,還是得進入才能探查。”

而這時。

張清他們也走出。

“道友,還是請考慮下加入我們蒼霄王一脈。說實話,你們三個永恒者入天棺紀元,五王五脈都會過來拉攏,而且條件都會差不多。但我們蒼霄王一脈,誠意絕對是足夠的!”張清還是勸說。

陳然想了想。

不過還沒等他回答,張修郁就是道:“你們三個實力不錯,加入蒼霄王一脈定會給你們最好的待遇,其實不用有太多猶豫。畢竟自身強大,才是根本。”

此話,明顯是在說不用顧忌陳然!

趙錘錘三人臉上都是流露不滿。

“你這人說話怎么像放屁!”王小丫更是直接懟了過去。

“我說的是事實。”張修郁臉色清寒,冷硬道。

“修郁,你少說幾句!”張清這時也急急開口。

在她看來好歹是陳然救了他們,如此說話實在太無情,太不知感恩。

“哼。”張修郁冷哼一聲,直接離開龍舟。

他倒是不在乎此事,只是覺得陳然太裝,想說幾句。

“道友,實在不好意思。”張清滿臉歉意,更是尷尬。

陳然卻是笑著搖頭。

在他眼中,只不過是小孩子打鬧。

“小丫,這段時間你們三個就加入蒼霄王一脈吧。我正好有些事要處理,等離開時自會帶你們離開。”陳然道。

“我才不加入呢。”王小丫嘀咕。

“去吧,修行總歸要靠你們自己,我幫不了你們一輩子。”陳然笑道。

不過這話聽在張清,張明耳中,就覺得陳然快死了,是在安排王小丫他們。

“道友,我們蒼霄王一脈還是很好的。”張明急急道。

“嗯。”陳然點頭,接著道:“對了,能否幫我引薦蒼霄王?”

“道友有事?”張清一愣。

“想問些事。”

“這個…我們并沒這權力……”張明尷尬道。

“那算了。”陳然罷手。

接著陳然看王小丫三人:“等入了天棺紀元,你們自會知道我在哪。”

“小師兄,你可不能丟下我們就走了。”王小丫很不放心道。

“不會。”陳然搖頭一笑,身影消失。

張清和張明愣了愣,覺得陳然這速度倒是很快。

“你們小師兄很強啊。”張清隨口笑道。

“那是,我們能成永恒,都是因為小師兄。”王小丫驕傲道。

不過張清和張明卻是笑笑。

若是陳然能讓他們入永恒,那他自己為何不能?

這顯然是不可能的。

……

與此同時。

天棺紀元。

一處古城中。

街道繁華。

陳然悄然出現。

他走在街道上,一道道信息自來往路人口中傳到他耳中。

“五王之一,山海鳳王。此地是山海王城!”

【愛尚小說】 陳然掃視四周。

此次他入天棺紀元,完全隨心而動,并沒有特定要前往哪里。

如此做,是想看看自己有沒有可能以此撞到初始紀元所在之地。

不過此刻想來,卻是有些玄乎。

“這個紀元顯然有很多不凡,我倒是可以慢慢探究。不過在此之前,我需在此地立足。”

陳然并不是天棺紀元的生靈,這讓他很難感悟這個紀元的力量。

所以當務之急,便是融入這個紀元。

“對于他人來說,此事很難。但我修萬道,卻是可以,只是需要些時間。”

陳然走走停停。

最終在古城一角,一座略顯衰敗的書院前停下。

“我此身乃浩然書道而修,要想融入一個紀元,最好的辦法其實就是傳道,教書。而且我此刻僅僅踏入永恒一半,也要通過這種方式徹底入永恒!以這種方式進行修行,也是極佳。”

“這具身體讀了一輩子書,我的混沌之道顯然也要以文道為首,以此衍生出其他道。或許未來我可以著一本紀元之書,直接囊括萬道。天棺紀元內的道乃生死之道,先寫下混沌之書納入生死之道,看看可行不可行……”

陳然想著,踏入這只有寥寥無幾學徒的書院。

這是他這段時日想到的修行之法。

如今他混沌消失,要重修不難,但需要大量時間,畢竟他已經不是諸天之主,于是陳然便想著能否簡單一點。

所以,就有了混沌之書的想法。

很快。

陳然就是找到了此地的先生,同時也是書院的主人。

這書院已經瀕臨倒閉,顯然沒再開下去的必要,這位先生很是惆悵,早已在尋思著賣掉書院。

但…沒人買啊。

不過今日,先生覺得自己肯定踩了狗屎運。

因為陳然來了。

“你這書院不錯,能否賣給我?”陳然道。

“這書院可不便宜。”先生咳嗽一聲,笑瞇瞇道。

在山海王城的人都知道書院晦氣……

陳然不知,那鐵定不是此地的人。

冤大頭啊。

先生決定宰一頓陳然,然后逃之夭夭……

“開個價。”陳然笑道。

在陳然的感知中,此地有陰煞纏繞,但最下方卻也有龍虎盤踞,有文道鼎盛之勢。

此地在陳然看來很合適他開書院,收不收弟子倒無所謂。只要破開陰煞,他的修行定能突飛猛進。

而聽到這話,先生頓時笑開了花。

果然是冤大頭啊。

相鄰小說:官網之乘風破浪網游之惡魔獵人上位相醫戰紀大明星的極品御醫拜見校長大人大宋第一盜極斗諸天仕者生存大帝姬
国标麻将 平台